左移 右移

深圳MICE行业有潜力赶超北上广吗?

作者: 时间:2017-09-01 Tag:深圳MICE行业有潜力赶超北上广吗?

CETA联盟深圳MICE训练营于2017年8月17日在深圳华安国际大酒店圆满结束,其间的重磅环节圆桌研讨,由《商旅专家》主编贾子入和4位当地的行业大咖深入交流探讨深圳MICE市场的发展之路。小编特整理此次研讨内容与大家分享。

 

 

 

此次的研讨嘉宾有:

 

深圳新景界国际会议展览有限公司总经理郭仕强

 

深圳捷旅会展董事总经理宋映雪

 

深圳美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河生

 

会掌柜创始人陈新




 

《商旅专家》创始人、主编贾子入

 

贾子入:深圳一直是华南会奖重镇,深圳的会奖业务从客户类型、业务类型、市场规模等方面有哪些特点?

 

 

深圳美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河生

 

杨河生:深圳的这个硬件设施不够,例如大型的会议中心、会议酒店,其实都没有。另外政府的支持政策力度也不够,早期的时候,大型的国际性会议政府都没有足够的经济补贴,当然也在不断地完善当中。下面我们讲讲会奖市场,深圳的GDP在2016年的时候是1.9万亿,与广州相比还要差2100万,与北京、上海相差也不是很多,长住人口超过1100万,世界500强企业有270家,而在深圳本地的中小企业,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00万。三年前,我参加的一个本地的中小企业组织的活动,当时统计大概有60多万,我们做MICE的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我们到底有什么资源,有什么样的客户,大的我们够得到吗?小的我们能搞定它吗?另外就是,在深圳的上市公司也很多,世界500强在深圳的有:华为、腾讯、平安、招行、万科,以及在8月1号正式入驻深圳的恒大,总共有7家,看起来市场的前景好像很好,但我们究竟能在这里面分到多少?

 

按客户类型来讲,我们公司接触比较多的就是金融行业等,药企比较少,这跟深圳的产业类型布局有关系,偏向于高新技术企业以及新兴产业,如金融、物流、机器人、机械制造这一些,然而真正对会奖产业需求比较大的传统产业,如医药、直销、部分的车企,这些企业在深圳都不多,所以造成我们的甲方客户对于奖励旅游的需求偏弱,大部分活动都是纯商务类型的,对于公司的品牌营销等一类的资源需求多一点。就业务类型来说,除了新景界、捷旅这些公司对新业务的尝试比较优秀之外,大部分的MICE公司还停留在比较低端的资源层面,今天贾总也讲了MICE行业的进化,给我们要怎么进化指明了一个方向,所以我们在业务类型的拓展方面,还要多向新境界以及捷旅两位前辈学习,感谢大家的聆听。

 


深圳新景界国际会议展览有限公司总经理郭仕强

 

郭仕强:很高兴今天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刚才贾总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在深圳,新景界会展是在2005年开始专注会展领域,现在已经从业超过10年的时间了,从DMC到PCO到MICE到现在往整合营销方面走,但其实从客户类型上来说,特别是我们在广州、上海成立了分公司之后,我们发现华北、华南、华东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在深圳这个城市有个特点,就是创新,有四大支柱产业:高科技产业、物流产业、金融服务产业、文化产业,我们的客户类型也都集中在这一块,反而在广州,那些微商或者直销企业是它的一个支柱,这都在深圳体现的不是很好,但是潜力非常大,所以客户类型与城市发展的产业类型是息息相关的。

 

但如果讲到规模的话,在北京、上海营收规模达到5个亿甚至10个亿以上的会展公司,数量是比较多的,但是在深圳,甚至整个华南,过5个亿的,好像都没有,包括我们新景界会展也一直突破不了这个5个亿的营收大关,特别在深圳,现在比较多的是一些传统旅游业或是对于会展会奖比较感兴趣的,他们的营收大概在2000万以内,能过1个亿的,不多,大概一只手可以数的过来。这些传统旅游业发展过来做会奖旅游的,普遍都在做包团,而不是我们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会议奖励旅游,这跟我们一般的包团有一个很本质的区别,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但是不是就是说深圳市场上就没有这个量呢?我觉得不是的。我们曾经一年通过服务的一个客户就营收1个亿,但这是通过只做传统旅游业的包团形式的奖励旅游是做不到的,一定是会议、公关活动、奖励旅游、商务考察,以及整合营销所涉及的各种,你所包含的要素越多,那么你的份额也就会越大。市场的潜力非常的大,非常值得我们去深耕,这就是我所认识到的几点,谢谢大家。

 

 

深圳捷旅会展董事总经理宋映雪

 

宋映雪:很高兴这次能参加这个活动,刚才杨总和郭总对于咱们这个行业的分析还是分析的很好的,下面我给大家讲几个我在这个行业里比较深刻的感受。

 

第一,我觉得整个华南中小企业的总量一定是大过华北和珠三角地区的,因为深圳的创新和活力,所以它的企业数量一定是多的,而且会议与企业的属性和规模是很有关系的,像华北和华东,他们大企业的公司数量很少,但对于城市GDP的贡献很大,因为他们公司的量级是很大的,所以大的客单价和大的会议,基本在华北和华东为多。像这个区域的会议服务行业,你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与这个城市的这个领域的的平均水平是相关的,所以为什么刚才郭总谈到,这个领域内为什么超过5个亿的公司非常少,这跟我们城市的属性、基础和定位都是有关联的。但我们看酒店就不是这样,酒店是我们举办会议最主要的场地,它的需求量是年年在增长的,酒店的增量是否跟我们这些公司的会议的增量相吻合?所以这些会都被谁拿去了?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例如我们去竞标大企业,十有八九本地的公司是竞不到的。我们拿不到本地的,又没有能力去北上广去跟当地那些有能力的公司去抢,而有能力去抢的在深圳又寥寥无几,所以我觉得行业整体的能力还是偏弱的,平均竞争力不高。现在我们的各个公司去到各级办分公司,还有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去扩张自己企业的边界,大家或许可能都在想,但其实活跃度不是很高。谢谢大家。

 

 

会掌柜创始人陈新

 

陈新:非常高兴过来,我作为广州人,其实对深圳的市场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我对于会展活动的策划和执行方面还是有发言权的。刚才也说到,为什么这边过5亿的公司不多,其实我有一个观点,首先作为一个传统的会奖公司来说,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在传统的这些业务上面,的确很难做到一个营业额的突破,因为本身大家都知道,会议这个行业他就是众多的人力服务的一个行业,他就需要你能大包大揽,你要有这个能力,你没有这个能力很可能你的那份蛋糕就要被别人切走,如果我是一个会展公司,我接了这个会,但是我没有公关公司的这个服务能力,那么你这一块的服务就要砍掉,就要被别人拿走。现在的一个趋势就是,一些大的公司,他们都成立了这种专业的综合营销公司,我相信这也是大家在转型在发展的一个事态,所以我就有一个浅见,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未来要发展的话,除了更专业的细分之外,如果那你想把份额做大的话,肯定要提升整个公司的这种更强大的整包的能力,这个能力我们一定要具备才行,谢谢大家。

 

贾子入:刚才大家也都提到现在我们可能处在一个未能突破天花板的一个状态,那么各位觉得说,这种顾忌,我们的弱势在哪儿?然后有什么方法,我们能把我们的不足的方面补齐?能让我们深圳甚至我们华南的业者能够强大起来,能够让这个行业突破这个门槛,这个天花板?

 

宋映雪:这个我们从我们自身分析一下吧。因为每家企业都不一样,其实这是一个天天想的问题,我跟子入聊得很多,天天梦想着一夜壮大,我觉得做起来真的是很难,像我们这种企业,目前刚踏入1个亿的这种级别。捷旅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公司,一半的业务是展览和商旅服务,我们的第一个营业部开在会展中心,在不断的摸索过程中,生成了一种独特的模式,现在我们应该是服务展览最多的,一开始深圳有100个展,捷旅服务了80多家,后来团队就开始走向跟展览主办去合作,那么这些展览机构的展落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去服务,所以现在我们服务的展就宽泛了许多,基本上落到了全国各地了,当然我们还没有服务到境外这一块儿。

 

其实多年前我自己是做酒店预订的,那时候天天跑港澳,几乎每天都在香港澳门待着,我当时特别有感触的就是,那时候氹仔还是一片荒地,威尼斯人刚建成,看见我就觉得那就像是一个世外的城堡一样,某家族在澳门100多年,他们家赌场是最厉害的,但是这个威尼斯人一进来,不到三年,基本上他们家的产品一半都被拿走了,在这里做了100多年,最后老美一进来,3年吃掉了一半的产业,3年相比100多年,那真是算是一夜之间了。

 

所以我们这些企业,不管怎么改变,眼光还是要放远一点,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去走走多去看看,不要总在这个市场上,还要看看其它的行业,开分公司是最简单的一种形式,但是能不能把眼界放宽泛一点,踏出去,各行各业都会有这么艰难的一个阶段,他一定有一个可以跨越的方法,只是我们可能没有touch到那个点,应该出国去看看人家的做法,看看我们这个行业在美国在欧洲人家是怎么做的,当然每一个地方的环境不一样,但是出去开眼界,我觉得是最重要的,然后我们再想一想自己。

 

郭仕强:刚刚在宋总说的时候,我也一直在脑海里回顾我们新景界会展的发展历程,其实在初期成立的时候,我们也是属于深圳国旅的一个商务部,而这个商务部为什么会专注在商旅这一块儿呢,是因为当时美国运通跟国旅总社一起成立了一个国旅运通,然后在深圳和东莞的地面服务就委托到了我们,由于这个委托,让我们全部的人员都按照美国运通的服务标准,做了一个系统的培训,给我们打了一个很好的基础,然后也是从订房、酒店、地面的一些服务开始做的,开始在会展中心那边,开始做包括当时的礼品展等等一系列展会。

 

刚才我们也说到了DMC,最苦最累最不赚钱,从毛利率来说是个位数,我跟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做一个药企的年会,5000人的年会,在第一次做的时候,我们是400多工作人员,五星级酒店用了15家,营收大概是2600多万,那么我们按照毛利率是个位数或者百分之十来算,能到7个点8个点已经算不错了。第二年,我们做同样的一个年会,那个时候各种新技术出来,甲方能直接跟酒店签约,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还是400多工作人员,但是营收只有200万,其它的包括车辆、会议场所等,因为药企要合规,都是药企直采的,我们只是提供服务,这样做下来,我们到第三年,直接弃标,不做了。

 

现在我们往PCO,往客户的这个方向去走。在深圳总部,按照客户类型来划分,有IT电子客户部、医药客户部、金融客户部、房地产客户部等等,这是我们现在发展的一个轨迹,但是走到现在,存在的问题也一样,刚才有提到的比较著名的企业中兴、华为、腾讯,我们都进入了他们的供应商体系,要竞一些基础的,不要太多创意的活儿,我们都能竞标下来,但是一些综合性比较强的,比较大型的,我们就面临着要与中青旅、国旅会展、中旅会展这些大公司进行竞争。我觉得我们的问题主要有三点:

 

1.客户层面,如果说到中兴、华为、腾讯这样的客户,他们的眼光和格局都是比较大的,他要的服务和需求方面的东西,很可能是我们自身能力达不到的,这一种的数量还不多,但是更多的是大量的中小企业,他们招标,我们发挥自身创意的空间不大,还经常要与传统旅行社这样的公司比价,在价格上就经常让我们“落荒而逃”,我们很自豪与我们的服务,我们的专业度,但在价格面前,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所以说这一点的话,还是要让这一部分客户,认知到我们的会展、会奖服务的专业,对我们的服务与专业感到认同。

 

2.复合型的专业人才稀缺,现在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两年北京、上海很多的公司来到深圳设立分公司,我们新景界会展刚入职半年的一个新同事都会成为一个很抢手的目标,但是我们想找一个特别是经理、高级经理甚至是总监级别的专业人才,放眼在深圳找不到,那只能到北京上海去挖,是对于策划、公关、活动管理的一个综合性能力的要求,这样的人才在深圳非常缺乏。

 

3.品牌建设,一个公司品牌的知名度,一定是靠你的专业,一些很多很基础的要素去支持的,我们的定位是“华南最具创新力的会奖品牌”,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愿景,如果你的品牌知名度、服务的专业度都能让你的客户认可你,就不会单纯的在价格上对你讨价还价。当然我也希望能过多多的走出去。

 

杨河生:这个市场我做的很长,但一直也很“平淡”,除了自身的不足之外,这个行业也的确存在很多问题,我简单的归纳一下。

 

第一,MICE这个行业在深圳这个地方辨识度不是很高,很多人想到做活动,首先想到的是咨询公司,其实在很多年前就有很多朋友问我,你春节、暑假都很闲啊,总说是因为我是做旅游的,很多时候真的是没办法跟别人解释。跟很多公关公司在聊的时候,你问他MICE是什么?他根本没这个概念,这种情况在北、上应该好一点,我觉得这跟深圳这个城市本身的“基因”是有关系的。

 

刚才也说到“三难一苦”,这个在早期的确是这样,也说很多世界500强公司在深圳,但真正进入中国最早的总部在中国的其实不多,那么世界500强进入中国,带来了先进的理念,带动了整个公关、营销、咨询行业的需求,然而我觉得这种先进的理念没有落地到深圳,我们自身能力也是有原因的。

 

另外就是,行业领袖的问题,我觉得深圳需要一个10个亿以上的企业来扛这面红旗,让更多的深圳的公司,认识到我们这个行业的价值,再者就是,会展这个行业也很尴尬的,我们总体可能更偏向于展览,前一阵还成立了“会展产业协会”,其实真正加入到里面的,更多的是主办方,一些展装配套的公司,MICE这一块,还是需要一个牵头的人。这些是我的一些想法,谢谢大家。

 

陈新:我觉得前面三位都讲得很好,这个行业每一个公司,都应该去思考,都会有一份自己独到的见解,要改变这个行业,改变我们这个公司在客户面前的印象,提高竞争力,方法有很多。我的看法就是要为整个行业的供应链,为整个行业、整个服务商来服务,我们要做的就是就是搭建平台,一方面是方便用户,方便我们的客户能更好的找到大家,更好的按照一个标准去选择大家,选择整个行业的服务商。一方面是通过我们的平台,通过我们的就技术手段,让更多的服务商找到更多的机会,这是我们会掌柜要做的事情。

 

我们这个行业为什么这么难做,为什么这么痛苦,就是因为这个行业,其实是没有标准的,可能大的会展公司有整套的服务流程,但是一些小公司,他们是没有门槛的,可能做了几年拉了几个单,就开始自己干了,也能去接到客户。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服务是高度依赖于人的经验的,可能之前这个公司里面有几个人做的很好很强,但是这几个人走了,就可能手里有单子也不知道要找谁做,所以把这个行业的标准和服务流程建立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就算来了一个新人,什么都不会,按照这个流程,最后也能完成这个工作,这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也是应该大家一起来做的,也是我们会掌柜的目标。

 

贾子入:我觉得大家说的非常的接地气,非常的坦诚,那么说到发展,我觉得一个公司要有自己的独特竞争力,一个城市,他可能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气质,自己的基因,也可能有他自己的竞争力,那么各位觉得,作为深圳的MICE公司或者酒店,该怎么去发展自己的竞争力,怎么去结合城市的竞争力,更好的去发展?

 

宋映雪:深圳的酒店,虽然说由我们来评价不是很合适,但咱们行业的会议基本都在酒店里,感觉在所有供应链里酒店的服务还是比较好的,虽然难免还会有一些瑕疵,平均的服务能力来讲是足够的,只是能容纳千人以上的地方不多,所以接待能力还是有限,也很难给他们一个单一的评价。我们不一定要追5个亿10个亿,关键能不能做到小而美,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刚才讲到服务的水准,其实你小,你也可以做到小而美,小而精致,之前我接触过深圳的一家公司,专门服务在深圳的日企的,他说他们家请来的礼仪,头发多长都是要拿尺子量的,笑的时候要露几颗牙,都是有标准的,在日企服务这方面深耕的很深,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换过,行业里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这样的企业,可以说是做到了小而美的,服务的水准非常高,标准化程度非常高,这样的形式和方法,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郭仕强:现在我们都说要有互联网思维,所以现在都讲究一个“去中介”,而我们不论作为MICE公司,还是传统旅行社,都是一个典型的中介,现在这种互联网的各种资源平台出来以后,让客户的选择更广,信息更加透明,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第二个趋势就是现在酒店也很喜欢把中介去掉的这种模式,直接和甲方的客户签约。作为MICE企业,是我们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在国外或者说近一点的港澳,就算甲方直接跟酒店签约,并不是说不需要我们相关的服务了,有很多细节上面是酒店没办法提供的,如活动的执行、入住等等,我们都知道细节是很关键的,往往成败都在于细节,而这些都是我们作为MICE公司必须要有的能力,一个是服务,一个是专业,所有酒店与我们更应该产生一种共鸣,酒店的设施与我们的服务相结合。

 

说到发展方向的话,核心的一点,我很同意刚才宋总说的,核心的优势到底是什么?这种去中介化是大形势,这个问题是我们一定要去面对的。如果我们永远以一个被动的姿态跟客户去沟通,提供我们的服务,是没有什么价值的。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个核心优势,有什么我们可以在客户面前挺直腰板说,这个东西离开了我们,你去找A找C,他们是没有这个效果的,这种职业的自豪感以及自身产生的价值,价值包括我们自身的专业的价值,不单是财务账面上的价值,所以这是相辅相成的。也是我们新景界的企业文化,我们会展公司就是专业的,专门聚焦于MICE这一块儿,就不再涉及传统旅游。如果有客户有专线定制的这种需求,就会把我们的旅游公司、度假公司推荐给客户,这里我们会展公司就不涉及了。我们又按照客户的类型进行细分,这种聚焦就是宋总说的小而美,小而美是相对的,也是动态的,看怎么样去解决,也是我们正在探索的,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你这个小而美聚焦的这个版块,或者说是客户群体,到底有什么优势,能够让客户觉得一定要交给你,谢谢大家。

 

杨河生:本身我们自身的DMC业务占很少,我比较认同刚才贾总说的,要提高自己的格局转变自己的思维,可能很多人对于DMC没有一直真正的定义,有一种理解就是目的地管理公司,对目的地资源的掌控和对目的地的一种创意,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做旅游出身的,我觉得我们的产品不能仅仅是聚焦在这个六大要素上,我们要把目光放得更大一点,另外一个就是,刚刚讲的这个创新,创新也是有必要的,创新不好的话,也会出现很多问题,在12年的时候,成立了一个团队,就专门研究某个项目,在这两年的时间,亏了100多万,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当时可能是我们高端客户的资源没有掌握到,我觉得创新也更适合我们这个城市,也符合我们这些深圳的MICE公司,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谢谢大家。

 

陈新:说起竞争力,我想跟大家说一说,我们广州深圳怎么跟上海北京的公司去竞争的问题,而且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也有感觉,我们广州深圳的公司跟上海北京的比,总感觉好像竞争力要弱一点,自己好像要气短一点,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我个人认为华南这边的公司很多能力一点不比北京上海的公司差。我在北京上海,跟很多公司打过对手,基本上我们的方案在第一轮就可以把对方PK掉,但是后面就很难说了。因为北京上海的公司他们有一个先天的优势,北京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天生就是皇城根下的,很多人就觉得北京来的公司就是服务好。上海也一样,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那我们广州深圳给人的印象就太实在了,你服务是做的怎么好,但是收费也是太实在了。

 

我们要提升竞争力,首先一点就是要会包装自己,我们华南的公司跟北京上海比,这一点是比人家弱的,不管是从我们的PPT介绍,还是背景的包装,我们得敢于包装自己,首先给客户一个好的印象,也就是给客户一个信心的保障,给客户一个敢用你的理由,第二就是要敢于收费,不是你价钱低,你就有竞争力,你不敢收费的话,客户可能就觉得你这方面的服务是不是有问题,或者不能达到客户理想的服务水平,所以敢收费也是一种竞争力,第三个就是敢于挑战,用我们的服务,我们的实力去挑战他们,谢谢。

 

贾子入:我觉得我们是服务行业,首先我们对服务应该有一个透彻的理解,什么样是服务?所谓服务是客户说你要做ABC,我们就去按ABC报价,最后就只服务ABC嘛?本身这可能是,但是这个可能永远只是一个低端的服务,真正能够打动客户,能够从客户拿到更多的钱的服务是什么样的?

 

我认为不是那种“卑躬屈膝”的处于一种不对等状态的服务方式,而是你在你的领域里面是专业的,你应该建议我,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我们有一个药企的朋友,他在海南做了一个年会,年会完了之后,其他都很满意,就是对餐不满意,后来他就找这个供应商说,你怎么把我的餐做成这样?供应商说,你让我压价啊,让我把价格降下来啊。但从客户的角度想,他的想法不是这样的,他的优选得标准,是你在质量保证的前提下来降价格,如果你真的要降这个价,要损害服务的质量,你要告诉我,因为你是专业的,你是做这一行的,你应该是一个陪同、甚至是教练一样的角色,来帮助我。

 

在北京还有一个蛮熟的TMC,他做到了他的客户想换但是换不掉他,服务好到这种程度,他们也是做了一个客户系统,细到什么程度呢?细到他服务的客户,每一个人护照的有效期是什么时候,他都会记录进去,甚至是在没有服务的时候,都能接到电话提醒护照什么时候到期,是不是需要去更换一下,当时客户就惊了,竟然能细到这种程度。

 

所以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时候,服务还会被低估嘛?人心都是肉长的,服务如果做到一定层次的时候,我觉得是一定会被认可的,提供给大家进行参考。最后,还是问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未来在华南市场会有怎么样的一个发展机遇,也可以结合大家自身的情况,来说一说怎么抓住这个机遇。

 

陈新:我觉得华南的机会很多,首先在会奖这个行业来说,很多大的直销公司的总部都在广东,像安利、无限极都在广东,所以这个市场挺大的,境外很多,刚刚讲到了竞争,我们如果把这个竞争力提升,让市场转移,把市场都抢到,现在中国大部分的车展,都是北京上海在做,本来这个市场是广东的,结果移到北方去了,如果我们把自己的竞争力提升,把这个市场抢回来,那么市场也就大了,我很看好咱们的市场,谢谢。

 

宋映雪:我们公司两大板块,一个是展览,一个是会议。竞争是竞争,但其实废标、弃标的还很多,我们很多时候去投标,还讲要维标的,很多时候都怕弃标,这说明什么?就是说虽然你将竞争,但其实来讲还有很多空白点的,所以我是觉得跑马圈地的,还是要增加我们的获标能力,增加企业的“占地面积”,我觉得是首要的。

 

第二我们来讲,其实这个获客能力,也是一个企业的竞争力,为什么人家可以来深圳把活儿抢走,其实应该增强的就是我们的获客的能力,对我们的企业来讲,在未来一两年,会把提升企业的运营效率和上下游的沟通效率放在首位,这样我们在系统的投入上会去加大。

 

第三外来者对于我们行业的垫付或者说是侵入,现在来讲,我们和互联网其实没有太多交集的,但未来没准儿还会有其它的进来,我们还是要边做边观察的,就这三点,谢谢大家。

 

郭仕强:深圳这个市场潜力无限,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从我的观察上来说,它有两个支撑点。

 

一个是深圳的政府,对于会展和会奖这个领域开始关注并去投入,把深圳定位为会展之都,特别是这是扣号式的东西没有意义的,但从实际的数字上来看,比如像深圳现在的会展中心,他不到20万平米的面积,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发展,那么现在新的会展中心,预计三月份动工,按照他的规划,在第一期的话,是在2018年的9月份就会投入使用,第一期的展厅的面积就有30万平方米,已经是中国第一了,那么他全部建成以后,按照规划将会有50万平方米,会是全球第一的,现在的会展中心完全是一个卖方市场,包括我们三月份要有一个展,根本订不到位置的,如果新的会展中心建成,那么将会变成一个买方市场了,那么对于我们企业来说,会有无限的可能,所以说潜力非常的大。

 

第二我们不论做什么一定是粤港澳连在一起的,以前我们在做一些会议的接待,在澳门做的几个同事,简直把澳门当家啊,那边的酒店非常多,会议一个接一个的,所以不管是澳门的旅游局,还是香港的旅发局包括会展这一块,关注度都非常的高,跟深圳市政府的这种互动也越来越多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少不了天时地利人和,缺任何一项都是很难的,比较担忧的还是复合型人才的缺乏,不管是外来的也好,还是内部的竞争也好,我们是服务行业,一定跟人有关,你越往金字塔顶上走你的价值越高,现在外部环境越来越好,所以我们还是要更多的关注在自身的提升上。

 

杨河生:我很赞同前面说的,我非常看好深圳的市场,未来新的会展中心也要建成,里面配套的设施也非常完善,整个的运营和设计也实行的外包,是国际比较领先的管理公司,那么从软服务来讲肯定会比现在好很多。另外还在做一个国际的会议中心,未来的话我想这种国际性的会议会很多,多是一回事,能有多少跟我们有关系是我们比较关心的。每个人每个公司都会有一套自己的经营理念,我个人希望的是以克服阻碍成长,喜欢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我们本身也在做一些策略的调整,深圳本身有很多新兴的产业,这些企业很需要一些有能力有想法的公司去服务,这就是一个机会,总的来讲,深圳未来应该很有可能有机会战胜北京上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