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移 右移

商旅管理的“东学西渐”

作者: 时间:2017-08-28 Tag:商旅管理的“东学西渐”

商旅管理起始于1978年美国解除航空业管制之时,较长的时间里一直是北美和西欧处于领导地位、其他地区和国家处于从属地位的局面。

        

然而,局势在2016年发生改变。当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商旅市场,依托移动互联网的技术革命及其衍生成果,中国走上了商旅管理业变革的领导者位置。印度等其他亚洲经济体也纷纷加速推进“移动优先”的战略,东西方之间在商旅管理工具、理念上出现差异化。

        

当然,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不可调和。当东方的创新遇上西方的经验,昭示着融合型商旅管理成为未来全球商旅发展的最佳方式。

 

西方遭遇挑战

 

PC时代,西方高居技术发展前沿,以企业为中心的商旅管理平台成为西方主要的商旅管理工具,并一直延续至今。今天,当移动互联网技术大行其道时,西方这种传统的商旅管理方式不得不遭遇东方商旅革新带来的严峻挑战,甚至引发一场潜在的行业危机。

        

一般来说,商旅管理的核心战略目标是在降低商旅开支的同时,尽可能使商务旅客感到更加便捷和安全。西方的商旅管理方式更加关注企业层面,通过吸引更多的企业客户并为之提供服务,带动商旅市场的发展。这在个人主动性还未得到极大解放、商旅趋势还未消费者化的PC时代,还可以凭借领先的技术雄踞全球商旅市场前列。

        

但是,移动时代,这种诞生于PC时代的商旅管理工具及理念就要承受技术变革带来的创造性破坏,甚至是致命一击。更加关注个人的用户体验,成为移动时代所有应用生存和发展的制胜之道。在商旅市场,这就体现为用最低的成本和最便捷的方式满足商务旅客个人的多元化需求。

        

技术变革带来的是商旅管理维度的改观和管理理念的变革。商务旅客是商旅市场的终极用户,处于商旅企业的下游维度。如果商旅管理者提供的服务不能延伸到下游,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也就意味着这种管理方式必将式微。

        

反观西方商旅管理遭遇的挑战,恰恰是因为商旅经理推崇的仍然是高度管理的公司商旅项目和PC端工具与服务。显然,这种商旅管理方式要落后于推崇用户至上的中国等东方国家时下流行的移动商旅管理方式。

 

中国引领潮流

 

移动技术一直被视为中国的一项跨时代科技。创新驱动、移动技术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国跨过了PC时代的某些阶段,而直接迈入了移动时代,这意味着中国基本避开了西方的商旅管理者面临的消费者化所带来的挑战。中国的商旅管理方式从一开始几乎就是移动优先的,在商旅预订及支付领域进行了大量西方所没有经历过的创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前沿的互联网技术预示中国正引领世界商旅发展的未来。

        

中国是移动变革的先锋,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十分庞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最新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由2016年底的95.1%提升至96.3%,手机上网比例持续提升,各类手机应用的用户规模不断上升,场景更加丰富。

        

这份报告还显示,移动支付用户规模达5.02亿,线下场景使用特点突出,4.63亿网民在线下消费时使用手机进行支付。另外,2017年上半年,中国商务交易类应用持续高速增长,在线旅行预订用户规模增长11.5%。

        

数个超级应用的迅速崛起使中国互联网发展格外显著。微信、支付宝等移动终端应用吸引了庞大且有黏性的用户群体,它们所具有的便捷支付功能饱受用户欢迎。

        

调查范围涵盖24个国家、2270名商务旅客的《2017年德国嘉惠国际商旅管理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在商务旅行领域的手机支付方面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根据调查结果,91%的中国人曾经或者正在使用手机支付,仅有2%的受访者对新型支付方式说不。在所有使用手机支付的中国旅行者中,有64%的人在商务旅行中进行过手机支付。同时,中国的旅行者也是最愿意接受新型支付平台的人群。在中国,很多情况下手机已经成为商务旅行最主流的预订渠道,而在西方,PC端的预订仍居支配地位。

        

如今,最具前沿意识的中国企业已经进入了商旅管理的2.0时代。商务旅客可以随意选择预订渠道及商旅产品。商旅支付也已经自动嵌到预订工具中,最终通过企业集中支付账户进行结算,为商务旅客带来更多便捷。这种以商务旅客为中心的理念、以移动端为主要方式的全新商旅管理形式帮助中国继续领跑全球商旅市场。

 

融合型商旅管理

 

东西方商旅市场发展的差异并不代表这两个地域要分道扬镳,各自发展,最有可能的情形是,东方一如既往地从西方的实践中吸取更多经验,而西方也将开始向东方创新形式取经。这种融合将惠及东方和西方,有助于全球商旅管理行业的创新与发展。

        

西方的商务人士,特别是商旅经理,需要广开思路,积极接纳东方国家商旅管理方面的先进观念和形式。数字时代加速了经济发展和全球化创新,东方国家不再只是原材料、廉价商品或新市场的提供者,反而在移动互联、共享经济等方面处于领先,移动支付先后在中国和印度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功就是有力佐证。

        

深入快速的移动化在西方仍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商旅经理需要加快步伐,投入更多精力,将移动业务纳入其商旅项目中。当西方千禧一代走向职场后,他们更希望商旅项目能够适合自己的移动生活方式,因为对他们来说,电话沟通甚至通过PC的互动都是陌生的。

        

商旅管理要更加注重提升用户体验。如今,商务旅客不再局限于公司为他们做出的选择,除非该技术是个人消费者市场中所无法提供的。但是西方公司现在主要使用的仍然是原本为企业市场研发的商旅工具,而这些工具现在已经逐渐消费者化了。与此相反,中国个人消费者商旅工具正逐渐被改造用于商业市场,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东学西渐”并不意味着西学不再受用,相反,西方商旅管理长期以来形成的基础知识、完善的流程和丰富的经验仍然值得东方国家吸收借鉴。西方国家在政策管理、数据分析、供应商协商以及企业支付等方面的行业规范,可以帮助企业节省大笔开支,亚洲不同地方的企业因此受益良多。

        

西方可以向东方学习大胆创新,东方则应向西方学习风险管控,从而能够在创新与适当的风险管理之间保持平衡。数字创新在亚洲某些地区发展过快,以至于监管体系不能及时跟上,在保护财产和确保数据安全方面捉襟见肘。与西方相比,中国对移动支付供应商的监管和资质认证都没那么严格。监管力度小意味着成本低,但这些国家都已经意识到加大监管力度的必要性,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实际上,管控财务和系统风险也是中国“十三五”规划的一大关注点。

 

东西方最优理念的融合催生了商旅经理的新角色

 

一是商务旅客出行选择的引导者。商旅经理的职责从告知商务旅客“不能这样做”转变为“可以这样做”,尽可能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比如允许商务旅客使用新型个人消费服务供应商的服务,比如与共享经济下的地面交通供应商、住宿供应商等合作,为商务旅客提供健全的商旅保险等保障。

        

二是技术指导者。商旅经理要做技术专家,时时关注业内最新趋势,将旅行者偏好的移动应用及其他相关科技引进并整合进商旅管理系统,从而为商务旅客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务。

        

三是支付工程师。支付方式是实现以人为本的制胜关键。商旅经理要将支付作为融合型差旅管理的内在步骤,积极采用全球领先的商旅支付解决方案,完善商旅支出的管控。依托于集中支付账户的移动支付及虚拟支付,实现员工通过移动应用支付行为的全面监控,这既为公司简化了流程,也给商务旅客提供了便利。

 

可以预判,追求移动化商旅支付将是未来商旅管理制胜的关键。在一定意义上,谁站在了移动商旅支付的风口,谁就能飞上天。

 

来源:嘉惠商旅支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