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移 右移

MICE没想到|三大航空联盟,一片高空江湖

作者:Iris 时间:2018-08-10 Tag:MICE没想到|三大航空联盟,一片高空江湖

机场,从来不曾孤独。

 


 

商旅MICE行业的朋友常年在朋友圈进行着飞行接力赛——北京天将亮的黎明,或是冬季雾蒙蒙的深夜,总有人收紧领口赶往机场,也有人正在滑出跑道的飞机上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各大机场常客的你,甚至能闭着眼找到排队最短的通道,知道转角又新开了一家不错的轻食餐厅。

 

今天,我们来聊点轻松涨姿势的话题——那些年,飞过的航空公司和它们所在的航空联盟。

 


目前,全球客运航空公司联盟主要有三家——星空联盟、天合联盟以及寰宇一家,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三大联盟”,三大联盟内的航司几乎覆盖到了航空客运总量的三分之二。

 

各联盟内航空公司抱团取暖,在代码共享、资源共用、里程积分等方面展开合作,以便利旅客出行,降低航司营运费用,实现航司与航司、航司与旅客之间的共赢局面。

 


星空联盟

Star Alliance


 

 

星空联盟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它是世界上第一家全球性的航空公司联盟。创始成员包括汉莎航空、北欧航空、泰国航空、加拿大航空(AC)和美国联合航空。

 

目前联盟内拥有成员28家,航线涵盖了192个国家的1330处机场。

 

星空联盟成员中包含许多世界顶级航空公司,也有较小的地区性航空公司。国内的国航、深航及长荣航空均为星空联盟成员,另外,全日空、新加坡航空、土耳其航空、瑞士航空等也加入了该联盟。特别是在亚洲地区,星空联盟无论是在覆盖程度还是航线数量上都有较大的优势。

 

为了进一步扩展目前联盟的覆盖网络,星空联盟推出了创新的“优选合作伙伴”项目,符合条件的优选合作伙伴无需成为成员也可与星空联盟进行联运合作。

 

通常,“优选合作伙伴”航空公司为区域航空公司或低成本运营模式的航空公司,也可是成员航空公司的子公司或完全独立的实体公司。2017 年 5 月,上海的吉祥航空公司成为了该项目的首家合作航空公司。

 

 

天合联盟

Sky Team

 


 

天合联盟成立于2000年6月,由法国航空、达美航空、墨西哥国际航空和大韩航空共同成立。目前,联盟内拥有成员20家,航线涵盖了177个国家的1074个目的地。


 

 

国内的东方航空、南方航空、厦门航空和中华航空均为天合联盟成员。此外,意大利航空、越南航空、捷克航空,以及我们熟悉的战斗民族的俄罗斯航空也属于天合联盟成员。原属于星空联盟的上海航空在2010年完成与东航的联合重组成为新东航的成员企业后,遂退出星空联盟转投天合。

 


寰宇一家

One World


 

 

成立于1999年的寰宇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创始成员包括美国航空、英国航空、原加拿大航空(CP)、国泰航空和澳洲航空。其中,原加拿大航空(CP)被加拿大航空(AC)收购后退出寰宇。

 

目前联盟拥有15家成员航司,航线涵盖158个国家的1012个目的地。

 

 

寰宇一家在中国大陆无成员,大中华区则有国泰(包括港龙)航空。此外,日航、马航、澳洲航空、芬兰航空以及土豪选手组的卡塔尔航空,均位列其中。

 

从画风不难看出,寰宇一家吸收的多为高端航空公司或是所在区域内拥有绝对优势的航空公司,因此也被称为“精英联盟”。

 

三大航空联盟中,星空联盟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其后依次是成员为20家的天合联盟和15家的寰宇一家。

 

而在服务、餐食、常旅客计划、安全等维度,则仁者见仁。总体而言,星空联盟更像一个四平八稳的老大哥,周正安心,无功无过;寰宇一家则一副出身于良好家庭的公子哥形象,无论是服务还是常旅客计划都可圈可点;天合联盟则常常因为不够稳定的服务水准、一言难尽的餐食、不给力的安全保障和实用性千家的常旅客计划饱受诟病,被很多飞友戏称“乌合联盟”(ScaryTeam)。

 

“嗯,可能是「爱之深、恨之切」吧。”

 

 

联盟的力量

 

“人要生活在人群中,感受来自群体的力量”。航空公司加入航空联盟遵循了同样的逻辑。借助组织的力量,航空公司实现了与联盟内小伙伴们共赢的局面。

 

代码共享:代码共享能够直接拉低航司的运营成本,完善航线覆盖网络、扩大市场份额,帮助航空公司不费力赢很大;

 

运营服务:成员航空公司共用票务和办理登机手续柜台、休息室、行李设施以及其他服务,在有限的基础建设及运营投入中让服务得以延伸。

 

旅客体验:更多灵活多选的航班时间、低廉的票价、行李直挂的飞行体验,打通的里程积分体系通兑绝大多数对等级别的会员权益及常旅客计划,拴牢空中飞人的利器。

 

 

放荡不羁Solo派

 

联盟一方面能够给组织内的航司带去实打实的利益,并用统一的运营规则帮助航空公司快速提升自身服务标准,走向国际平台。

 

 

 

但另一面,联盟也是江湖,享受权益同样需要付出妥协的代价,航司之间围绕航线布局和旅客资源的明争暗夺也是一出大戏,正因为如此,陆续有航空公司甘愿承担退盟费用的损失,重新找回自由身。

 

正因千丝万缕复杂的内部关系,各联盟在吸收成员方面有着自己的考量。以海南航空为例,海航是国内除国航、南航和东航外为加入任何一家航空联盟的航空公司,并非海航不想,而是客观现实难度太大:

 

一边是国航所在的星空联盟,海航的加入势必将双方拉入资源争夺的局面,且海航的航线质量不占优势,对于联盟成员吸引力有限;

 

而想要转头加入寰宇一家也是道阻且长。海航与寰宇内的国泰航空部分航线存在布局重合,而国泰与国航互为控股,梳理下来结果不言自明。

 

当然,坚持各自为战也有自己的小倔强——没有联盟?自己造一个便是!

 

 

 

海南航空通过陆续收购、成立一系列地方及小型航司以获取更多航线和机场时间,首都航空、天津航空、祥鹏航空、西部航空、香港航空、乌鲁木齐航空、大新华航空等均属海航集团旗下航空公司,俨然组成了一副“海航全家福”。

 

优质的服务也是海南航空极力宣传的招牌之一。今年7月17日,海南航空第八次蝉联SKYTRAX“五星航空公司”荣誉,并在2017年的基础上再度入围SKYTRAX“全球航空公司TOP10”,且排名上升至第八位,成为中国内地首个入围并蝉联该项荣誉的航司。

 

另一个酷盖Solo航司则是土豪本豪阿联酋航空,极尽奢华的大飞机和口碑在线的服务,自然收获一票自己的客群。

 

阿联酋航空

 

况且,随着当各航司之间一对一合作以及组建合资公司带来的效益明显更优时,联盟对于航空公司主营业务的影响力和价值所在也将接受重新评判和定义。

 

附:部分航空公司联系方式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