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移 右移

直击MICE+互联网新物种,6位大佬来揭秘

作者: 时间:2017-03-24 Tag:直击MICE+互联网新物种,6位大佬来揭秘



2017商旅MICE采购大会之圆桌讨论,大咖们在某个话题上的观点和你不谋而合还是大相径庭?他们语出惊人,定让你如醍醐灌顶,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今天我们分享的圆桌讨论主题是:MICE+互联网新物种。讨论嘉宾有三牛文化创始人兼CEO张卫彬,会很酷创始人潘俊帆,活动管家创始人兼CEO汪鑫,会找人CEO、联合创始人李慧,VPhotos创始人兼CEO大米,鱼鹰软件副总裁樊瑞力。


#以下为整理内容#

 

张卫彬:我们今天的话题:MICE+互联网新物种。我们嘉宾所在的公司好像都跟常规的会务公司有点不一样,想必一定是因为MICE行业中的痛点才让我们变得特别,首先我来抛砖引玉谈一下三牛文化。

    

其实我最初也很想做互联网企业、互联网+、O2O之类的,但是我又萌生出了更特别的想法。我们地处在二线城市,总部在苏州,干的是很低端的活,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叫阿牛,一上台就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鼻而来。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怎么成功?做会场的互动软件之类的我们不在行,我想,既然要对这个行业做出一定的改良,肯定要有自己的特色,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在天上怎么飘总归落地,咱们不走新模式,就选择一个最重的模式去做,所以我们去年花了半年时间一口气在全国开了35家分公司。

    

现在从投资角度来讲,MICE行业被关注的热度有点下降,为什么呢?这也是我察觉到的痛点,就是我们MICE业者自己都不够深刻理解自己究竟是做什么的。

    

从我们公司的角度把MICE的业务模块划分了一下,分成“三头牛”:展览展会;会议;会奖旅行。因为行业的MICE太庞杂,我们至少要选择一个切入点,否则我跟客户讲,三牛文化做什么的,不遗余力地讲了一大堆,可能客户过了一个礼拜之后就忘了三牛文化是干什么的,好像什么都干,好像什么都不精。所以从我的观点是,锁定品类,这就是我们针对MICE行业痛点的一种解决方式。

    

小潘接下来从你开始,为什么去创立会很酷?

 

潘俊帆:为什么创办会很酷,我觉得MICE行业很大的一个痛点是很多活动、会议没办法标准化,所以我们选了一个相对小微类型的管理入口,希望尽可能把同一会议类型的会议标准化。我们这样做确实让B端的用户省心省力,得到了大部分客户的认可。但是我渐渐发现,我们的定位和服务离最终的价值产生点太远了。这不仅仅是会很酷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品牌定位的问题,可能是需要MICE行业共同面对的问题。

    

我们所有的甲方,他们的价值产生点在哪里,其实是C端,因为是C端最终养活了这些公司。可我们在服务甲方的同时有没有想到这一点:给他服务再好,如果甲方的产品不行,或者市场定位是错的,它的价值导向是不对的,他给出的需求就是伪需求,我们做出的一切是不是离价值产生点太远?我发现的就是这个问题,服务再好,若前端不对,我最终就是错的。    

 

发展到现在,我该如何跳出原来的MICE思维,尝试跟C端更接近的实验,可能在未来我会有有趣的突破和尝试。

    

樊瑞力:我们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投身到这个行业?你们在找甲方的痛点,而我们在解决你们的痛点。甲方的痛点是大进大出,一个活动支出不少,在过程中有无数的PO单要追加,发票6个点、7个点、8点、10个点都会影响到毛利率。我们经过调研,很多公司在做完一场活动后,都需要算至少一周的账,才能算明白这个项目是否赚钱,赚了多少钱。有很多大型的MICE公司,在原来项目结束之后三个月之内都不知道这个项目可以分多少奖金。所以我找的痛点就解决一件事:帮你管好钱、算清账。所有数据与解决方案实时的呈现,从而节省算账、控成本的时间,提升效率。

    

大米:我严格意义上不算一个MICE人,我们是做云摄影的,MICE是我们其中的一条主业务线。

   

云摄影和MICE的结合也源于我的一个思考。大家怎么定义办一场活动的成功与否?是这场活动不出错,水杯没摆少,还是所有人都有座位?我经常想这些问题,办一场活动的细节太多,我能解决什么?我能解决的一点是面子问题,另一点是让你们省事。一场活动结束,办会者一看刷爆朋友圈肯定很有面子。嘉宾全部自发分享、传播,相信对于创业项目来讲,RO的转化率是非常高的,让你在领导、甲方面前都很有成就感。

 

V Photos去年拍了很多场活动,宣传上面却一分钱没花,40%是老客户,原因就是给他拍得漂亮,尤其是女性客户。所以我们经常说大家不要忽视一张照片的作用。

    

我们怎么为客户省事的?V Photos并不像传统摄影拍完就结束,我们拍完所有的照片会自动进到一个媒自控系统,原片和修过的照片,客户可以随时找照片,尤其是大国有企业非常需要这个系统。

 

以上就是我们主要是切中的两个痛点。

    

李慧:我在2015年之前一直在做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从HR的角度来说,这个痛点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人员稀缺,或者叫人才稀缺。我在2015年的时候去参加某一个高校的毕业报告会和实习报告会。在会上听同学们在企业实习中的各种经历和感受,当时心里觉得挺辛酸的。他们在学校接收到的信息和企业亲身感受到的,都对他们最后择业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但他们似乎还不太能够认知我们这个行业。校长在讲台上说学生的就业率百分之百,但是我知道估计只有10%会留在会展行业,这对会展行业的基础教育来说是非常严峻的问题。所以当时我考虑到人才供需匹配的重要性。在2016年我们成立会找人,运营一年以后发现了现实的痛点:    

 

第一,在会展公司在进行高频小会服务的时候,展方直采越来越透明、不管是交通、餐饮,全部是甲方直采,只剩下服务人员的需求,例如做现场服务,代收代付。传统的DMC其实是不愿意做这种服务的,因为利润非常低,可为了获得客户客源又不得不做,这是一个痛点。

    

第二个痛点是很多大型会议、会展在异地举办的时候,需要大批的兼职人员、一线服务人员,可能在当地会有资源群体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一旦二线城市的展览公司要到北京、广州去进行产品展的时候就会找不到资源,或者是找过来的人不靠谱。于是我们在2016年又有了一个新的产品,叫展会兼职,我们和大量高校合作,在当地筛选,解决全国展览大批量兼职的需求。

 

我们最成功的一次是在2016年一个万人的公益活动,没有一个展览公司、会议公司愿意做,因为利润很低,但我们有这样的资源。在2016年全国试点的时候,积累了2万的资源人数,2017年计划是10万人,我们想通过会找人的方式,逐步解决以上两个痛点。

 

汪鑫:活动管家是专门做活动的公司,做活动是个相对复杂的事情,因为整个流程链条长且专业度高。在活动领域的痛点是什么呢?根据从业将近七年的经验,我们觉得活动领域的痛点是这个行业的水平过于落后,表现在几个方面:基础设施特别差,人才资源少,一些高校没有开设活动专业,所以我们在社会招聘的时候就遇到相匹配人才的几率是特别小的,而且优秀的人才在这个领域里面的流通不是特别频繁;另外行业交流特别少,活动领域没有相应的组织和协会;还有商业的缺失,工商注册注册不了活动公司。

    

基础设施的低下导致我们这个行业有很多的痛点,我们目前体会比较深的痛点就是人才缺失。我们找大量的学生会干部加入团队,却没有再去找一些公司的高、中层管理人才,我们仅仅寄希望于综合能力比较强的学生会干部,这会会导致企业发展过程当中会产生管理的脱节,让公司陷入困境。

    

活动场景的痛点,由于人才的稀缺导致这个行业整体效率特别低,又没有标准化,就代表所有事情要重复做。所以我们在2017年成立了专注于做效率和品质的部门,希望这个部门可以跟这些项目组进行联动,成为这些项目组以及未来想布局全国公司的中央厨房的模式。

    

以上是活动管家的一些心得体会。

 

张卫彬:我再总结一下,我们创业过程当中这三点非常重要:股权架构、顶层设计放在第一位;第二是要对投资人有感恩之心;第三要对法律有敬畏之心。再次谢谢各位嘉宾的讲话。